夏可希 bebe

完美世界的彼方[PSYCHO-PASS同人]——26(上)

冰之境界:

#26 追击


“呵……呵呵……呵呵呵……”


前方,一串犹如打击乐器敲出的笑声从槙岛圣护的喉咙里传出来。然而,狡啮却丝毫不为所动。


眼前这状况,他可笑不出来!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易容成槙岛的样子,不过,现在已经露馅了。”


“易容么……”


意味深长的自言自语过后,槙岛圣护霍然转身。


“那么,你是怎么发现的?”


映在枪口中的脸,是微笑着的。和真正的槙岛一模一样,无论何时何地,都以一副看破红尘的平静态度面对未来惊天动地的变化。


“……”


沉默,在狡啮和貌似槙岛的男人之间恶劣地玩耍着,半晌,只见狡啮缓缓张开线条刚毅的唇。


“是凭直觉吧!”


“直觉?”


嘴角翘起讥诮的笑容,槙岛圣护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警察办案的话,难道不该讲证据么!”


“哈,现在这个世道哪还有需要证据的警察?”


证据,那种东西交给西比拉系统就好了,所谓的警察啊,只不过是执行西比拉系统意识的,单纯的道具。


狡啮禁不住自嘲了一下,接着说:“想要证据的话也可以。那本《春琴抄》……”


“《春琴抄》?”


槙岛圣护面露困惑之色,看样子像是完全不理解一本书是如何成为拆穿他身份的证据。


“那本书,真正的槙岛是读过的,不仅读过,还能引申出一大堆哲学思考,嘛……那家伙从以前起就是擅长费脑细胞的类型。”


不由自主回想起那时的槙岛在合上书后笑眯眯地对他说“不过现在的我……对你比较感兴趣”,狡啮心中百感交集。


最初,他并没有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槙岛圣护,因为实在太像,这种相像不是指表面上衣着、五官之类的东西,而是更加深入骨髓的独属于槙岛圣护的气质和感觉。


太过一样,一样到直到现在他都难以置信。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模仿槙岛模仿的如此惟妙惟肖的人,简直是一种奇迹。


然而,有哪里不对劲——


这是他最初抱住这个男人时察觉到的。


就算是再相似的两人,哪怕是双胞胎,毕竟也还是两个人,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指纹、基因、样貌……即便这些完全重合但一个人类的经历以及由这些经历所孕育的思想依然是不同的,这就是所谓的个性。正因为此,拥有个性的每个人类本身,才是其他人类无法替代的存在。


所以,槙岛圣护只有一个。


最起码对他而言,他所认识的,帮助藤间幸三郎制造“标本事件”,为金原祐治提供复仇手段,操纵御堂将刚进行网络犯罪,诱导王陵璃华子杀人又将其舍弃,策划泉宫寺丰久和他的那场狩猎游戏……最后的最后于金色麦田死在他手上的槙岛圣护,是唯一的!


但是,他唯一的槙岛圣护现在又在哪里?


不安、焦躁,竞相攻击他绷到极限的神经,然而他却不得不伪装冷静,否则很容易让眼前的危险男人有机可乘。


“回答我,槙岛在哪?!”


手枪调整了一下高度,精准地对准了“槙岛圣护”的心脏,扣在扳机上的手指随时都有用力的可能。


“呵呵,比起我的身份,你还是更关心槙岛在哪里么?”


生死攸关,可“槙岛圣护”却依旧镇定自若。


“我没时间跟你废话!”


狡啮情不自禁大吼一声,而这吼声恰恰暴露了他的紧张。


“既然你猜出我不是槙岛,那你也该知道我的出现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现在看来,真正的槙岛差不多已经死了,或者……比死更难受?”


最后几个假名“槙岛圣护”咬的相当重,声调也异常愉快,听得狡啮浑身泛起一阵鸡皮疙瘩。


比死更难受……


“你对槙岛做了什么?!”


捂捂耳朵,“槙岛圣护”耸了一下肩膀,回答:“不是我……我可没有那种恶趣味。”


“那就是长谷川涉了!”


话音刚落,狡啮分明看到了“槙岛圣护”金瞳里晃过一丝不经意的动摇。


果不其然,槙岛是中了长谷川涉的圈套!


问题是……在哪……


“看来你是怎么都不打算说实话了!”


由于没戴头盔的缘故,狡啮脸上越来越浓重的杀意就算是嘎嘎飞过的乌鸦都看得出来。


“槙岛圣护”的笑容也禁不住收敛了。


“怎么,你想杀我?别忘了,杀了我你就没办法弄清槙岛的下落了,而且……连我本人的身份也无从知晓。”


闻言,狡啮突然哼笑一声。


“我说你啊,其实还是怕死吧!”


“什么?”


“如果是真正的槙岛,可不会跟我说这些废话,因为他很清楚,这些事我早就明白。”


“……”


面前的“槙岛圣护”无言了,但牙齿之间却咬出了细微的声响。而这个小动作,又怎么逃得过狡啮的眼睛。


他当然,并非真的想杀掉眼前的男人,还有很多谜题要通过这个人来解开,就像一团混乱的毛线只有找到线头才能把整根线拉直。


可是,如果他救不了槙岛,那么一切将会失去意义。


“你说的没错,杀掉你的确有很多东西都会石沉大海,不过啊,我不是侦探,而是警察。比起真相,阻止犯罪发生才是我的工作……嘛,你是谁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人!既然,让你活着我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那么还不如杀了你,最起码我心里能痛快点!”


说完,扣着扳机的手指动了起来,每一个指关节都在绷紧中泛白——狡啮作势要开枪。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变慢,慢的好似龟速流动的水泥。


这是一场赌博!


对狡啮,对眼前的男人,对真正的槙岛,都是一场至关重要的赌博——


输赢仅在一念之间。


“等等!”


眼看着子弹即将冲出弹道,“槙岛圣护”突然开了口,金灿灿的眼睛仿佛映出了对面男人旗开得胜的笑容。


“我想,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槙岛喜欢你了。”


伴随着丝丝不甘的叹气声,狡啮听到了一串地址。


 


长谷川涉名下的别墅里,此时正上演着惨绝人寰的悲剧。


“啊、啊……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哇啊啊啊啊啊!”


碎玻璃扎进柔软的眼球,咕嘟一声,鲜血涌了出来,那张原本就谈不上干净的脸顿时变得更加粘稠、肮脏。


沐浴在鲜血中的男人撕心裂肺地嚎叫一声,随即晕了过去。


一旁,手握琴谱的长谷川涉,吓得一脸铁青。


“哥哥,你不是说还没玩够么,怎么这么不禁打?”


立场对调,陷入昏迷的男人没有看到槙岛脸上那抹残忍的微笑,但长谷川涉却从这笑容里读出了男人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未来。


是他,太小瞧槙岛圣护了!


这个男人总是以天使般的外貌伪装自己,其实却是名副其实的恶魔。


“从现在这个状况来看,怎么想都是我不划算呢!”


抹掉嘴唇上已经凝固的血块,槙岛单手插兜,慢悠悠转身面向正在朝窗边蹭的长谷川涉。一缕光顺服地照在他身上,为颀长的身体镶嵌了一圈金边,犹如沐浴在教堂圣光中的雕像,先前的狼狈简直就像幻觉一般,此时此刻,卸下面具的他终于可以安心地露出凶狠的獠牙。


“不仅遭你暗算,被你雇来的饭桶们打,最后还要帮你收拾这帮垃圾……这个大礼你要怎么还呢,长谷川涉先生。”


“你……你……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长谷川涉的嗓音在吼出的同时变成了颤音,一对瑟瑟发抖的眼睛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槙岛。


几乎是在顷刻间,他花大价钱雇来的暴徒们全军覆没。


“为什么,为什么迷香对你无效?!”


“嘛……为什么呢……”


槙岛漫不经心地重复了一下“为什么”三个字,这个做法无疑给长谷川涉施加了更大的压力。


面对对手的极端镇静,总是更能突显自己的过分慌张。


“这个迷香是‘老师’特制的,只有‘老师’才有解药,你怎么会没事!”


“是这样啊,原来这‘迷香’是那个‘老师’的杰作……我应该感谢他呢,感谢他的自作聪明反而帮了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悠然一笑,针对长谷川涉的提问槙岛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因为这迷香我也发明过啊!”



评论

热度(34)

  1. weidan163.hi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2. helen_lin007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3. ling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4. 零星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5. 啱Key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6. xx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7. 陈经理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8. のmay may豬★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9. 院长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10. 5864156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11. 夏可希 bebe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12. ra1neR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